神级捡漏全集完整版 必读玄幻小说推荐

作者: 莫致  2020-06-03 15:38 [查查吧]:www.lrjhxf.com.cn

  “嘶!好疼!”猛然间,周鼎睁开双眼,坐了起来,身上大汗淋漓。

  他茫然四顾,只见四周有不少路人,正用异样的眼光注视着自己。

  这些眼神没有一丝关切,反倒带着不少的冷漠与嘲讽。

  “周鼎,你醒了?”

  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,周鼎转头看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银色高跟鞋。

  目光向上移动,展现出来的是一双皎洁纤细的玉-腿,和紧致的包臀裙。

  曼妙的身材,足够让大多数人垂涎。

  再往脸蛋看去,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好美!精致的五官和恰到好处的妆容,再加上领口微微露出的白皙风光,性感而迷人。

  “你是?”周鼎犹豫的问道。

  “周鼎,不会是又摔到脑袋,变得更傻了吧?你小姨子都不认识了?”女孩皱起眉头,不悦道。

  小姨子?周鼎愣了一下,我什么时候有个小姨子了?

  这时,他眼前一阵眩晕,只感觉头再次剧烈的疼痛起来,如同要炸了一般。

  最后的记忆,是在马路边上,眼睁睁看着一辆摩托车,对自己撞过来。

  他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,同时有一道流光窜入眉心。

  渐渐的,他想起自己叫周鼎,是个上门女婿,入赘赫赫有名的古董世家沈家。

  而他出生的周家也是古董世家,虽然这些年比起如日中天的沈家,要差了一点,但早些年也是旗鼓相当。

  因此,周沈两家联姻,也算门当户对,强强联合。

  从小,周鼎便与沈家大小姐沈心怡,指腹为婚。

  只可惜,父亲死后,大哥周盛跟他发生巨大的争执,最终上演了一出为谋夺家产,异常狗血的家庭伦理剧。

  周鼎的天赋极高,性格也好,父亲更加看重他,立下遗嘱让他继承家业。

  野心勃勃的大哥周盛,竟然在父亲死后不久,下狠手用药将周鼎弄成了傻子,自己继承了家业。

  这三年以来,周鼎整天呆呆傻傻,如同行尸走肉。

 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,同样天赋极高,在古董方面颇有造诣的沈心怡,仍然在十八岁那年履行了婚约,让周鼎入赘沈家,成为她的夫婿。

  周鼎大约能够理解,沈心怡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  即将继承家业的她,想用自己来当挡箭牌,躲避那些烦人的追求者。同时为沈家博取一个信守承诺的好名声,一举两得。

  现在周鼎被车这么一撞,竟然让他脑袋恢复了灵光,并且脑海里还多出了无数信息,包括古玩鉴宝、风水玄学、医术等等。

  这些都是周家先祖数代积累的传承,信息多的令人应接不暇……

  他低头看向胸前佩戴的破碎玉佩,心中有种异常强烈的感觉,这一切恐怕都是因为家传的玉佩。

  不知道先祖如何将传承信息储存其中的,机缘巧合下被他得到了。

  站在周鼎面前的是,沈家的小女儿沈佳依,也就是他的小姨子。

  她今年刚刚十九岁,但已经在本市金陵大学读大三了,也算才女一枚。

  十天后就是沈老爷子的生日,沈佳依将周鼎拉来当苦力,陪她去买礼物。

  “我没事,就是有点晕。”周鼎轻轻的摇了摇头,重重地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“没事就好,刚才可吓死我了,赶紧和我去古董店,别耽误了正事儿。”

  沈佳依看到周鼎没有大碍,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,又有些不耐烦的催促。

  周鼎知道沈佳依本就是风风火火的性格,更不想她看出什么不妥之处,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连忙点头同意。

  转过街角,一间名为“明古斋”的古玩店,赫然出现在路边。

  “这家看起来挺大气的,就这儿吧!一会儿进去别说话,万一丢人现眼,我可饶不了你!”

  沈佳依突然停下脚步,转过头来挥舞着小拳头,一脸严肃的对着周鼎警告。

  周鼎默默点头,心里却在一阵腹诽,小姨子居然都敢用这种口气,跟自己说话?

  小姨子不应该是姐夫的贴心小棉袄吗?这些年自己都是怎么熬过来的!

  当真人傻了,连尊严都没有了吗?真是造孽啊!

  眼看着沈佳依走进了店铺,心里胡思乱想的周鼎,连忙跟了上去。

  一跨入古董店,周鼎就被里边的格局和陈设,深深吸引了。

  里边是明亮的大堂,总共有三层楼,摆着数十个玻璃展柜,零零散散有几个顾客。

  有人手上已经买到了心仪的宝贝,有人则还在仔细的寻找。

  展柜里,全是各种名贵的古玩,琳琅满目。

  而在三楼上,更是用磨砂玻璃将里边遮挡起来,看不清里边的情况。

  “欢迎光临本店,我是经理孟安,小姐先生,想要看看什么?”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迎了上来,礼貌的打着招呼,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。

  沈佳依微笑的点了点头,周鼎却保持着沉默。

  毕竟,之前他被大哥下毒,脑子有些不灵光,如果现在暴-露苏醒的事情,或许还会遭毒手。

  从看到这个自称孟安的男子第一眼起,周鼎就有些厌恶,这家伙看向小姨子的眼神里,难以遮掩猥-琐之色。

  不过,周鼎也能够理解,自家小姨子的美貌,是个男人看了都要心动,当然也包括他自己。

  可正是如此,面对这样的眼神,他就有些不太爽了。

  “你好,我随便看看。”沈佳依面带微笑,不失礼貌的说道。

  “本店最近收到了一件乾隆早期的豆青釉雕花碗,您要看看吗?”孟安主动的介绍道。

  而且他似乎也看出来,沈佳依才是二人之中能够拿主意的人,直接将周鼎给无视了。

  “豆青釉、清代……看看吧!”沈佳依故作随意的说道。

  不过周鼎却能够感觉出来,自家小姨子这是动心了。

  带着两人来到三楼,孟安示意两个服务员,抬了一个小型的保险柜过来。

  他戴上手套,小心地打开包裹,轻轻地将保险柜打开。

  紧接着,将一尊青绿色的瓷碗捧起来,放在两人面前,顿时一股淡雅清高的尊贵气息,四散开来。

  “正宗清中期的,豆青釉雕花牡丹纹大碗,当世珍品,请二位掌眼!”孟安简单的点评了一句,将雕花碗推过来。

  沈佳依伸手想接过来,周鼎却眼疾手快,抢先一步将那雕花碗拿在了手中。

  那孙子的手放在碗边上,隐约就要往下滑,一看就不安好心,可不能让自家小姨子被人吃了豆腐。

  要问周鼎怎么知道的,因为失去记忆前,他可没少用这个方法,摸小女生的手,屡试不爽。

  “这位先生请小心!器不过手,若是不小心损坏,那就是你的责任了,可要照价赔偿!”

  计划被破坏,孟安马上迁怒于周鼎,淡淡的挤兑了一句。

  “放心!区区一个碗而已,我们沈家还赔得起。”一听这话,原本还面带笑容的沈佳依,脸色一沉,冷声说了一句。

  周鼎微微的愣了一下,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感动。

  不过,他大概也明白小姨子的想法,他入赘沈家,就是沈家的人。沈佳依可以随便欺负,但是外人不能!

  孟安听沈佳依这么一说,张了张嘴,终于还是硬生生的把话,给憋了回去。

  沈佳依不再理会孟安,开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碗。

  高约七厘米,尺寸较大,应该是祭祀用碗。整体呈丹青色,釉面透着如酥油般的光泽。

  “不错,牡丹花纹精致细腻,碗底有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,釉色正统大气,的确是好东西。”

  看完,沈佳依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满意,嘴中点评了几句。

  周鼎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没想到这丫头平时没心没肺的样子,竟然也有这番见地,果然是家学渊源。

  不过,在他的脑子里,大量关于清代文物的知识迅速浮现出来。

  周鼎心中一喜,不动声色的承受着这种奇妙的变化,很快,他就看出了眼前这个雕花碗的不对。

  虽然心里微微有些惊讶,他却没有多嘴,只是静静的呆在一边静观其变。

  “看起来不错,爷爷一定喜欢。说吧,多少钱?”沈佳依直接问道。

  一听这话,周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这不是给人家漫天要价,宰肥羊的机会吗?

  “只要四十万,我们店里的东西,向来都是物超所值,童叟无欺的。”孟安笑道。

  “行,我要了,下次还来照顾你们的生意。”沈佳依二话不说,拿出了银行卡。

  可正在孟安伸手接卡的时候,周鼎突然出声。“佳依,花四十万买个碗也太贵了,我看还是算了吧!”

  沈佳依登时有些难堪的说道:“这叫古董,你以为和你吃饭的碗一样啊?让你别说话,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?真丢人!”

  周鼎咬了咬牙,压低声音,在沈佳依耳边说道:“我意思是,这东西不对!”

  可这么近的距离,一旁的孟安自然是能够听见的,他马上瞪大了眼睛,眼神之中像是要喷出火来。

  而刚才还连连称赞的沈佳依,顿时感觉面上无光,厉声呵斥道:“你给我闭嘴,就你还能看懂古玩?别丢人现眼了!”

  周鼎眼珠子一转,拿起碗就要用指甲划:“你看这花多好看,我扣下来送给你。”

  原来是个傻子!孟安愣了一下,随即冷笑起来,有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沈佳依。

  这让沈佳依更加愤怒,她觉得自己现在很丢人。她可是堂堂古董世家,沈家的女儿,从来没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。

  “愚蠢!你以为古董是什么东西,被破坏了十个你都赔不起!”

  沈佳依一顿怒斥,夺回了碗,周鼎不说话了,只是一脸的无奈和委屈。

  孟安收钱的速度很快,只是眨眼间就用pos机,完成了交易。

  两个服务员也用熟练的手法,将雕花碗妥善的包装起来。

  拿好雕花碗,沈佳依瞪了周鼎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走啊,还不走,等着给你包饭?”

  周鼎这才无语的笑笑,站起身跟她走出去。

  刚下楼,沈佳依忽然惊喜的对着门外叫了一声:“朱教授,您怎么在这里?”

  一个穿着朴素的老者正好走进来,也惊喜的打了个招呼:“佳依,你也在这里买古董吗?”

  说话的时候,他的眼睛已经落在了沈佳依手中,包装精美的盒子上。

  沈佳依笑道:“我爷爷要过七十大寿,所以给他买件古玩乐呵乐呵,算是尽一点心意。”

  接着她献宝似的打开了锦盒,将雕花碗拿出来,送到朱教授面前。

  朱教授小心翼翼的接过,仔仔细细的看了几眼,表情越来越沉重,眼神也变得怪异起来。

  抬头看向沈佳依,朱教授有些叹息的说道:“佳依,你是我的学生,而且家学渊源,怎么还会被打了眼呢?”

  “什么,这东西不对吗?”沈佳依的脸顿时变得煞白,紧张的说道:

  “豆青釉做工本就极其复杂,如此纯正的釉色只有官窑才能烧出来,后世根本无法复制这种工艺。”

  “官印一撇一捺都极为仔细,是正统乾隆官印没错。我跟您学的文物修复,不会认错!”

  她的呼吸急促,却越说越没有底气。再怎么样自己也是学生,难道会比老师的眼力更毒辣吗?

  而且在古董行里,把一件东西看真很难,但是看假却容易。因为看假,只需要找到任何一处不对的地方,就OK。

  “丫头,你好好看着。”朱教授叹了口气,一边说着,指向碗边上一个极难注意的小点。

  之前沈佳依都没有注意到,现在看来也没发现什么问题。

  下一刻,朱教授用指甲,顺着小点划了一道,竟然挖下了一片痕迹。

  “豆青釉使用火烧法,先上釉再烧制,控制火候到达临界点以后出炉,釉漆外层坚硬无比,能这么轻松的划开吗?”

  到了这个地步,沈佳依当然明白,自己真的被打眼了。

  但是让沈佳依感觉更加不可思议的是,周鼎就要这么做的,只是她根本就没有搞懂他的意思,还一阵奚落。

  现在看来,谁才是愚蠢?

  她不由得脸颊微红,有些难堪的看向周鼎,期期艾艾的问了一句: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

  周鼎没有说话,傻乎乎的咧开嘴笑起来。

  沈佳依瞪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你今天给我的感觉好奇怪,竟然有点像个正常人了!”

  惨招打眼?她会承认错误?

  感觉奇怪?会因此暴露么?

  神级捡漏?这一生会如何精彩?

  继续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,回复书名“神级捡漏”,即可继续阅读。

查查吧
查查吧
发表评论
评论

医疗健康

  • 资讯
  • 内科
  • 妇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
赢乐棋牌代理 吉林快3二不同号中奖率 pc蛋蛋怎么看赔率下注 河南快三一定牛推测号码 配资网站公司丿卓信宝配资23 微信北京28开奖骗局 浙江快乐体彩11选5开将 江西快三在线购买 股票配资合法吗 山东十一运夺金是体彩嘛 锦牛网 海欣食品股票股吧 天天红包赛哪个钱最多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计划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澳洲快乐8 时时彩软件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