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强赘婿丹帝在线阅读 必读修真小说推荐

作者: 贺峙某  2020-06-03 15:27 [查查吧]:www.lrjhxf.com.cn

  乌丹镇,金府。

  当一轮朝阳破开黑暗,掉皮落灰的破旧厢房内,陈玄眼皮微动,意识渐渐恢复清醒。

  “这废物不会死了吧?”

  “哼,最基础的炼气都能走火入魔,还想霸占小姐,侵吞金家财产?真以为入赘金家,就真是金家的姑爷了?我呸!”

  “我听说,流云城的南宫渊最近要来乌丹镇办事,小姐这次可算有机会摆脱这废物……”

  耳边的窃窃私语,有些聒噪。

  双眼缓缓睁开,见到几个粗布麻衣的小厮,正满眼鄙夷的对自己指指点点,陈玄眉头微皱。

  这里,怎会有其他人?

  众所周知。

  七千年前,丹道至尊陈玄,于黄山域破开天道禁锢,成功飞升天外,受万世传颂。

  但,真相并非如此!

  事实是,陈玄被他的红颜知己,号称白玉仙子的白如玉算计,飞升因重伤而功败垂成。甚至为了保命,更是被逼遁入天生地成的山河迷阵内。

  这一困,就是整整七千年!

  被困在山河迷阵数千年的岁月里,陈玄耗尽至尊强者的全部身家,以曾经踏遍太古大地,穷尽无数心血,才寻到的一丝鸿蒙紫气为根基,尝试炼出从未现世,仅存在于理论中的破禁神物。

  混沌金丹!

  他失败近千次,从无到有,一丝一毫的积累经验,倾尽所有,孤注一掷,总算在神躯油尽灯枯前夕,将理论化为现实。

  可惜,最后还是失败……

  不对!

  如果失败的话,现在又是怎么回事?

  山河迷阵,钟天地神秀所生,自成天地。

  纵是全盛时期的至尊强者,陷进去亦绝难脱身!

  倘若没有破禁神物,怎么可能出得来?

  猛然从硬板床上坐起,陈玄刚想运转修为,看清眼前种种究竟是真是幻,却震惊的发现,他那身惊天动地的至尊修为,竟……

  荡然无存!

  “姑爷,主母让你醒了就马上过去,别搁这儿装模作样的。”

  这小厮叫我……姑爷?

  主母?

  一段段混乱的记忆,霎时自灵魂深处涌现,陈玄只觉脑中胀痛,而等他回过神来,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。

  他确实是从那天生地成的“山河迷阵”中成功脱身,不过混沌金丹炼成,凿穿迷阵内世界,那瞬间引发的空间风暴,竟是将他的神魂震出体外。

  最后也不知怎的,神魂游荡虚空,浑浑噩噩间,居然与这乌丹镇金家的赘婿陈玄灵魂融合。

  曾经旷古绝今的至尊强者,如今气海之内,仅剩一缕发丝般微弱的灵气。

  感应到这些,陈玄不禁暗自苦笑。

  时也,命也。

  身为这片太古大地上前所未有,今后也未必会再出现的丹道至尊。

  他何曾这般虚弱过?!

  起身下地,就连走到议事厅短短的数百丈,都让陈玄直皱眉头。

  疲惫、无力!

  修行九道关,连第一关的炼气,都能修出个走火入魔来,这具身体的资质……简直一言难尽!

  但再怎么一言难尽,终究也要修行下去。

  因为,没有修为,他没办法再进入山河迷阵,拿回自己的至尊功体。

  局面已经坏到这种程度,陈玄也只能自我安慰。

  纵使这具身体的资质烂到一塌糊涂,凭他丹道至尊的手段,只要有足够的资料,活死人、肉白骨都不在话下,何况是把一个废物给堆成强者?

  白如玉!

  阻我飞升,断我前路,等我重进山河迷阵,拿回至尊功体,就去找你报仇雪恨,你……可一定要给我好好活着!

  正盘算着如何迅速提升修为之际,不知不觉中,陈玄已然踏进昏暗的议事厅内。

  “陈玄,你可知罪?!”

  刚一进门,威严的质问声,就从正前方传来。

  陈玄抬头望去,只见有位老态龙钟的妇人,手拄桃木杖,端坐于主位之上。

  下首位摆着的两排灵芝椅上,坐满了金家各房主事人。

  其中,一名容貌绝美,却气质清冷的女子,此时正默默站在老太太身边。

  从融合后的记忆碎片中,陈玄知道,她不是别人,正是这具身体有名无实的妻子,金如意。

  但……

  与我何干?

  一声嗤笑,陈玄行至最末尾空着的灵芝椅前,撩开衣摆,便安然落坐。

  毫无疑问,他这番举动,引起了在场所有金家人的不满。

  “我有何罪?”

  轻飘飘的话语甫一出口,金家第三代长孙金浮生,便怒不可遏的拍案而起。

  “陈玄!你个小小的赘婿,有什么猖狂的资格?

  整日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,老太太看你可怜,才赏你个差事,结果你居然敢贪污店铺的资金!

  现在还有脸问,你有何罪?

  像你这种炼气都能走火入魔的废物,早该一巴掌拍死!”

  扫了金浮生一眼, 陈玄不屑的撇了撇嘴角。

  从融合的记忆中,他早已知晓一切。

  金浮生,修为炼气三层巅峰。

  模样不差,可惜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暗地里仗着自家身世,奸淫掳掠无恶不作,着实让人不齿。

  “贪污店铺资金,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?你确定,不是你趁我不在,叫人把铺子里那些名贵药材换走的?

  呵,你这脑子是不是有毛病?

  偷偷摸摸的换了,立马就要被发现,如果你聪明点,肯把好处分我一半,我完全可以利用职务之便,帮你拆东墙、补西墙的瞒个三五七年。

  最后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就这么不了了之,多好?”

  砰!

  听到这番满是调侃、戏谑的嘲讽,金浮生整张脸涨得通红,猛的一拍桌案。

  瞬间,两颗铁核桃,便深深嵌进黑檀桌面中。

  “你……你个废物敢污蔑我,老子宰了你!”

  “浮生,退下!”

  上首位,老太太顿了顿桃木杖。

  她眼睑微垂,目中隐现疑色。

  陈玄入赘金家已有三年,一向逆来顺受,如今这副姿态,着实让人意外。

  然而……

  缓缓摇头,老太太一锤定音:“人证物证俱在,容不得你陈玄狡辩。你是否承认,无关紧要。”

  闻言,金浮生嘴角上扬,脸上尽是轻蔑和鄙夷。

  贪墨这件事,是谁做的,根本不重要。

  在场所有人,就连金家的下人在看陈玄的眼神里,也都尽是嘲弄。

  有资格站在这里的人,都清楚一件事——

  陈玄,不能留在金家。

  因为流云城的南宫渊要来了。

  只要攀上这位南宫少爷,金家就能再上层楼,离开乌丹镇,入驻流云城。

  而如今,金家唯一能拿得出手的,只有金如意,一个招婿的女人。

  “如意,你怎么想?”

  没理其他人,陈玄抬眼看向金如意,只见对方同样冷漠的瞧着他。

  “认命吧,离开乌丹镇。”

  “你也觉得,真是我做的?”

  陈玄皱了皱眉头。

  在那赘婿的记忆中,这个名义上的妻子,虽然格外冷漠,与他有名无实,但平日里也没少关心他,典型的面冷心热。

  前世活了近万年,陈玄遇到过怀着各种目投怀送抱的女人。

  但像金如意这样的,却从未见过。

  “是不是你做的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  听到这句话,陈玄正色道:“我就问一句,你愿不愿意跟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混账!”

  金浮生猛拍桌子骂道:“如意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跟你走,你拿什么养活她?离开金家,就凭你一个连修为都没有的废物,难道要如意陪你吃土吗?”

  议事厅内响起好几声忍不住的讥笑声。

  “滚!”

  陈玄心火乍起,冷眼扫去。

  修为不存,元神尚在!

  前世的丹尊之威爆发,排山倒海般压向金浮生,登时骇得他脸色煞白,连连后退。

  等他反应过来,心中惊怒交加,脸色红得发紫。

  被一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废物给吓到,这对金浮生来说,是奇耻大辱!

  “祖母,陈玄贪污药铺钱财拒不承认,这种人留不得。还请祖母恩准,让孙儿将他当场击杀。”

  金如意秀眉紧皱,目光越发清冷:“堂哥,不伤他性命,这是我们约好的。”

  “住嘴!”

  一向和蔼的老太太,瞪了金如意一眼,面无表情的大袖一拂:“陈玄贪污我金家丹铺钱财,证据确凿,押下去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金家众人躬身行礼,随即便恶意满满的走向陈玄,准备动手。

  “祖母,你……”金如意叫了一声。

  “这件事,就这么定了。”

  说完,老太太拄着桃木杖起身,向门外走去。

  陈玄在她心里,已经是枚弃子。

  见一切尘埃落定,金浮生目光异常阴狠,扭头看向端坐在灵芝椅上的陈玄,突然一声暴喝。

  “陈玄,你还想跑?!”

  话音未落,金浮生运足修为,抬手一掌便朝陈玄拍去。

  凌厉掌风于空气中打出噼啪爆鸣,威势汹涌,迅如风雷。

  这一掌,倘若真要落在那原本的赘婿陈玄身上,当场便要五脏俱碎,被活活打死。

  金浮生,好歹毒的心思!

  陈玄两睛一眯,心里怒火翻涌,几乎想也不想,便抽取空荡荡的气海内,那最后一丝灵元。

  但就在他欲要出手之际,侧里忽然有道黑影扑来。

  是金如意!

  见她想替自己挡下这一掌,陈玄眉梢微挑,两肩一动,便已揽住她的纤腰。

  将人藏在身后,随即——

  凌空一指!

  虽只是一缕微弱灵元,但却是以至尊妙法点出,当即便呈螺旋之势,瞬间破入金浮生掌中劳宫诸穴,而后窜入经脉,大肆破坏。

  空气为之一顿。

  随后,指掌接触,烈烈狂风朝四面八方席卷,吹得众衣角猎猎作响。

  噗!

  下一瞬,一口殷红鲜血喷出丈余高,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竟是金浮生仰面倒飞,接连撞倒数张椅子,最后摔倒在地,生死不知。

  这……怎么回事?

  见到这一幕,所有人都愣在当场,不知所措。

  金如意看向陈玄,眼中满是疑惑和不解。

  而老太太,眼神更是明暗闪烁。

  这陈玄……

  是隐藏实力了吗?

  金家一众人等,再看陈玄时,个个都是神色古怪。

  任谁都想不明白,炼气一层都不是的陈玄,怎么就能把炼气三层巅峰的金浮生,给一指打到吐血昏迷?

  往日里,那个唯唯诺诺,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点的废物,怎么就突然……变得这么厉害?

  “浮生!”

  哀嚎声,打破了针落可闻的死寂。

  金浮生的生母柳月娥从人群里跑出来,将他抱在怀里,满是心疼。

  “老太太,这小畜生敢打我儿子,浮生是金家第三代长孙,您可要给他作主啊!”

  柳月娥哭天抹泪的同时,金浮生的父亲金俊卿,也阴着一张脸,自人群中缓缓走出,朝老太太抱拳说道:“老夫人,姓陈这小畜生太放肆了,您给句话吧。”

  “老祖母,要我说,就该把这小子吊起来点天灯!”

  “入赘咱们金家,还敢打咱们金家的人,也不知道当年老太爷还在的时候,是怎么看上他的。”

  “绑起来,扒皮抽筋,给浮生出口气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在场所有人,都想陈玄去死。

  然而——

  上辈子,想我死的人多了,你们算什么东西?

  陈玄轻蔑一笑,看着金俊卿:“按你说的,我就该一动不动的站那儿,让你儿子一掌打死?”

  “哼!”

  阴狠的瞪着陈玄,金俊卿寒声道:“弄清楚你自己是什么身份,不过是我金家一个小小的赘婿,狗一样的东西,吃我金家的,住我金家的,我儿子要打死你,你居然还敢还手,这就是大逆不道!”

  陈玄正怒极反笑,但还未来得及开口,就被金如意拉了住。

  “三叔,你未免太霸道了!”

  深吸一口长气,金如意恭敬的对老太太道:“陈玄虽是入赘,但终究是我夫君。这门亲事是太爷生前亲点的,还请祖母看太爷面子上,饶他一命。”

  “你还想饶他一命?”

  冷眼打量着金如意,金俊卿蔑声笑道:“陈玄不从重处置,那以后是不是金家所有的掌柜,账房都能从店铺里面偷拿药材私自贩卖,都能够不听家法处置,都能欺负到我金家人头上来?”

  “三叔,你别太过分。刚才是怎么回事,大家都看得很清楚。”

  金如意冷然道:“还有,不说掌柜账房,三叔能保证你自己是干净的吗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!”

  金俊卿猛然站了起来,怒目瞪着金如意:“你这是要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?”

  “大家心里都清楚,何必说的太明白。”

  金俊卿脸色被气得青白交加,刘翠花见状骤然放声大嚎:“苍天啊,现在连大侄女都要给我们三房倒屎盆子啊。”

  “老祖母,这是污蔑,我敢保证---”

  “够了!!!”

  金俊卿话还没说完,就被老太太打断。

  她细细的瞧了一眼昏死金浮生,眼中满是思索的神色。

  片刻后,这才将凌厉的目光放在了陈玄身上:“你既然说你不是偷盗之人,那便七日内将偷盗之人拿来。”

  “老夫人万万不可!这陈玄狡猾无比,就应该家法处置,明正典刑,你怎么还能给他七天时间?”金俊卿连忙出声阻止。

  但老太太却继续朝门外走去,头也不回:“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  可就在这时,陈玄淡然道:“我有什么义务,帮你们抓那偷盗之人?”

  “给你自己洗刷冤屈。”

  “这冤屈本就是你们无赖强按,我洗刷什么。”

  老太太再次回身,“那你想要怎么样。”

  “金家家主之位的候选人里,把如意也加进去。”

  议事厅突然一寂,随后一片哗然。

  “家主之位,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来坐?这绝不可能!”

  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,就没听过女人当家做主。”

  “不行!绝对不行,我金家四脉,就没有女人争夺家主之位的先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你说我应,完全没注意老太太脸色越来越黑。

  “女人怎么了。”

  陈玄揶揄的问道:“不是仰仗老祖母的话,你们金家算什么东西?”

  金俊卿一拍桌子,大骂:“好一个厚颜无耻的小畜生,你找死!”

  话音方落,他浑身金色灵元喷吐,一股炼气圆满,已然筑基境界修为的展露无疑。

  眼看金俊卿就要动手,陈玄面容越发冷峻,老太太陡然一声断喝:“你们都当我是男人吗?!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场面再度陷入沉寂。

  众人只觉耳中阵阵轰鸣声,修为越高的,越是被这一声断喝,给震得头晕脑胀。

  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,老太太这才在寂静的大堂的里开口说道:“你提的条件,我答应了!要没找到偷盗之人,你自裁谢罪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不---”

  金如意刚想出声阻止,便被陈玄捏住了手腕,示意她不要说话。

  老太太认真的看了一眼陈玄,便转身离开了议事厅。她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幽暗的祠堂。

  开了门她将拐杖倚门放好,抱起了一个灵位,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字体。

  ‘金家,金洪阳之灵位’。

  “洪阳啊,我年少与你成婚,是你老糊涂,还是我老糊涂了?

  你在世那会儿总说‘兴金家者陈玄’,这几年来,陈玄的德行,我是一点一滴都看在了眼里,哪儿像个乱世大争之人?

  对此我是失望至极,一度觉得金家复兴,重回主脉无望……”

  老太太顿了一下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。

  “可是今天,我看到了陈玄有些不一样。”

  ……

  议事厅外的阳光明亮,树木草叶翠绿清新,微风一吹,带来一阵泥土的芬芳。

  陈玄深深吸了口长气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
  七千年没见过真正的太阳了!

  在山河迷阵内,一切都是幻化出来的,都是假的。

  哪里比得上真实的世界?

  “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。”金如意冷声问道。

  陈玄反问:“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掌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呼吸一窒,金如意怒道:“你知不知道,这次丹铺的损失,是金家全部人一手造成的,他们让你背黑锅,就是要赶你离开金家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---”

  金如意话没说完,陈玄便转过头,看着她的眼睛。

  那一双清澈的眼眸,带着亮光,让人有些迷醉。

  陈玄笑了笑:“金家想巴结南宫渊我不管,但要拿你去当筹码,又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保全金家名声。

  我不答应!”

  金如意一愣。

  她没有想到陈玄会说出这样的话,想想刚才他一下揽住自己腰,保护自己的样子…脸上就觉得有点发烧。

  好像从他踏进议事厅开始。

  这个人…

  就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陈玄了。

  看着那个在阳光和树荫交汇的背影,她心里想叫住他,却又没有开口。

  “变了?”

  金家作为乌丹镇首屈一指的丹药大商,在此口碑和名声自然不错。

  每个进乌山林,寻找猎杀妖兽的修行者,都愿意花上几颗灵石,来购买保命丹药。

  因此,当陈玄来到金家善丹堂的时候,偌大的厅堂里,徘徊着至少数十人。

  他一路游览过去。

  丹架上摆放着的,多数为不入流的九品丹药。

  ‘化气丹’

  ‘龙虎丹’

  ‘血气丹’

  ‘……’

  三颗八品上丹药和一颗七下品丹药,被摆在了高处,十分显眼。

  乌丹镇总体的炼丹实力,还真是弱的可怜。

  陈玄摇了摇头。

  炼丹师划分与修士九大境界遥相对应,但却不似每一境界分为九层,丹药只是笼统划为下品、上品、极品。

  炼气,筑基,不过修士入门境界,分别对应九品和八品。

  往上的结丹、紫府等境界,则对应七品和六品……

  这乌丹镇,显然连炼制八品丹药都费劲,怎么可能出现七品炼丹师?

  从这一点上看,筑基境界巅峰,就是这小镇的顶尖强者。

  一路看过去,一路摇头。

  虽说炼丹师的确是稀有了些,但这……也太寒碜了。

  等到陈玄来到柜台时,此处的掌柜已是皱着眉头,十分不满,“怎么,姑爷边看边摇头,是瞧不上我们炼制的丹药吗?”

  “是瞧不上。”

  陈玄没计较对方语气中的不敬,“金家月供三个月没给我了,我亲自来取。”

  “姑爷既然瞧不上金家善丹堂的丹药,又何必来取?不要就是了嘛。”

  “掌柜说的没错,又瞧不上又想要,这不就是当了那啥,还想立牌坊吗?”

  小厮不屑的把嘴角一撇:“一个入赘的上门女婿,真把自己当盘菜……”

  “啪!”

  一声脆响。

  小厮脸上立马出现了五指掌印。

  “姑爷!你过分了。”掌柜阴沉沉道。

  “李掌柜。你要清楚,就算我是入赘,那也是你们姑爷,也是金家的主人之一。”

  陈玄语气平缓,眼中却露出一丝寒意:“我是主,你是仆,还轮不到你们对我冷嘲热讽,明白吗?”

  “姑爷,我是三房金俊卿老爷的---”

  “问你听明白了吗?”

  掌柜眉头紧皱:“姑爷,你难道不怕---”

  “是我的话没说清楚,还是你耳朵聋了?”

  “姑爷--”

  “我问你,听明白了吗!”

  李掌柜直勾勾的看着陈玄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最后只能咬牙说道:“明白了。”

  “明白就好,去把我的月供全部换成药材。”

  “小孙---”

  “等等。”陈玄打断了李掌柜的话,他一指刚才被打的小厮,“我要他去。”

  “姑爷你这是不是欺人太甚了!”

  “怎么,我使唤不动他?”

  小厮眼中闪过一丝怒火,最后也只能捂着脸,进库房提出一袋药材双手奉上。他满脸屈辱愤懑的模样,陈玄瞧都不瞧一眼,接过药材转身进了后院。

  小厮,掌柜就敢随便折辱自己。

  他们是太把自己当盘菜了!

  陈玄进了后院,顺着地下甬道来到了炼丹室。刚踏脚进入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带着药香和隐隐的烧焦味道。

  “不入品的地山火,连地脉都没有?”他叹了口气,随意进了一间炼丹室。

  不失所望。

  炼丹室非但不大,而且简陋。

  一个黄铜百兽炉,一座引火阵,除此之外别无他物。

  “还真是…”

  陈玄哭笑不得:“也只能将就了。”

  随手起了引火阵温炉,点了点药材的数量,两炉化气丹,一炉聚气丹。

  炼气、筑基、结丹、紫府……

  修行九道关,一境九重天。

  想真正踏上修行路,起点便是炼气,而炼气的根本,就在于服食天地元气,将之纳于气海。

  这具身体资质堪忧,若想迅速积累修为,再入山河迷阵,取回至尊功体,陈玄只能选择这种速成的法子。

  金家再烂,起码也能为他提供初期所需的资源。

  而这,也正是他为什么不转身就走的原因之一。

  待炉身温热,陈玄随手将一应药材丢入炉中,伸手一掌,便拍在那黄铜百兽炉上。

  “砰。”

  “砰,砰。”

  “砰,砰,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金家炼丹室内拍打丹炉的闷响,由缓及快,由快入急,又急如雨点落叶般密集,吵的人心慌意乱。

  正在炼丹的丹师王天元一个不慎,炉内传出一股烧焦的味道。

  “什么人在炼丹室吵闹!”

  王天元一脚踢开房门,破口大骂:“是智障还是瘪三,不知道炼丹室不能吵闹的吗!”

  他左右看了一眼,发现一个管事和另外两个炼丹师正站在一处门口,便大步走了过去揪住管事。

  “你干什么吃的,不知道要安静吗!”

  “王丹师。”

  “王丹师。”

  两名九品丹师恭敬施礼。

  王天元不但是个丹痴,更是金家唯一的八品炼丹师,地位超然。

  外面柜台上摆着的三颗最上等丹药,就是他二十年来的手笔。

  据传闻,那一颗七品下的丹药,也是他豁出了性命这才得已保全。

  而也正是因为这七品丹药,金家才有了现今的地位。

  “这…这,这不关我的事啊王丹师,是陈玄,是陈玄进了这个炼丹室。”

  “陈玄?”

  王天元思索了一下,脑中想起那个唯唯诺诺的身影,“是那个入赘的陈玄?”

  “是,就是他!”

  “王丹师,你说这赘婿不会是疯了吧,居然想着来炼丹。”

  “呵呵,这废物要是能练出来丹,我当场把丹炉吞了。”

  “我看,他就是来捣乱的,为的就是不让我们炼丹。”

  “…”

  两个炼丹师讥笑摇头,王天元是越听越生气,想起自己那一炉丹药,心里怒火迸发。

  “他坏我一炉好药!”

  爆喝一声,想也没想就要抬脚去踢,可刚抬腿就立在了那边,忽然一脸狐疑的嗅了嗅:“有药香?”

  “哼,我倒要看看,这入赘的姑爷到底在搞什么鬼!”

  …

  金家后院。

  老太太刚刚喝了一口茶,小厮便急匆匆的小跑了过来。

  “拜见老祖母。”

  “起来说话。”

  小厮谢过老太太站了起来,他将陈玄离开议事厅后所做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,说到陈玄炼丹,老太太惊奇的咦了一声。

  “这陈玄炼气都能走火入魔,他还能炼丹?”

  炼丹师。

  这三个字自古以来,就被人追捧崇敬。

  为何?

  因为稀缺!

  想要成为炼丹师,非但要有过人的天资成为修士,更要有坚韧强悍的神念,能时刻探查炉内药材情况。

  修为可以靠后天努力,但神念……

  那是出生时便已经注定了的天赋,一生不能改变。

  这也就是为什么修士常见,而炼丹师,却百中无一的原因所在。

  现如今一个连炼气一层都不是,完全没有修行天赋的人,在炼丹?

  说出去,都要贻笑大方!

  “后来呢?”

  小厮恭敬说道:“炸了。”

  “炸了?”

  老太太心里有些乐,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弧度。

  “小的一听炼丹室内爆炸的声响,便立马赶回来禀报。”

  ……

  炼丹室内陈玄看着成了碎片的丹炉,楞住了。

  虽说没有灵元引导药材融合,去垢,但用‘震炉法’炼制的九品丹药也达到了上品,聚气丹更是达到了极品。

  按道理来说,不应该出现丹药会炸这种问题。

  更何况向来都是丹药未出炉会炸,出炉丹药怎么会炸?

  他拿起一颗刚炼制的丹药仔细瞧了起来。

  丹体碧绿圆润,散发着一股药香。

  “没问题啊。”

  皱了皱眉头,突然房门被人一脚踢开。

  “你这个废物,丹炉果然炸…炸…炸这么碎?”王天元瞠目结舌的说了一句,紧接着扭头见到了极品聚气丹。

  这一眼,立马让他像是饿狼见到了肉食,眼睛立马通红:“极品丹!”

  他怪叫一声,猛扑过来。

  陈玄侧身一躲,便觉得体内一股神秘的气流迅速蹿到了丹药之中。

  刚才那种危险的感觉又冒出来,他下意识将丹药朝王天元一丢。

  王天元恶狗扑食一样去抓。

  “轰!”

  一声巨响,王天元脸色焦黑,头发冒着一缕缕白烟。“给…给我…给我极品丹。”

  说着,便倒了下去。

  门外两炼丹师,一听王天元的话,脸色大变。

  “姑爷炼出了极品丹?!!!”

  “这不可能,我都还只能炼制九品下的丹药,他连一点修为都没有……”

  “不可能……”

  两个丹师,瞬间傻了。

  原来是这样!

  无暇理会其他人,回想起刚才体内的那股神秘气流,陈玄脑中灵光一闪,心头大喜。

  顾不上已经被炸晕倒地王天元,他迅速换了一间炼丹室。

  “都别来打扰我!”

  朝发愣的两个丹师和管事扔下一句话,陈玄砰的一声将石门关上。

  然后盘膝坐下,拿出一枚剩余的完好化气丹便一口吞下。

  丹药入口,温热的感觉在胸口膻中穴扩散开来。从肚脐上的中脘穴一路向下,经四肢,过十窍,流百骸,转瞬间全身就变的暖洋洋了,犹如泡进了温泉,毛孔都在吟叫着。

  舒服。

  可这感觉也就持续了短短了三十息时间,就消散的一干二净。

  “这样的身体没有足够的上品化气丹,根本就不能正常修炼。”陈玄一拍地面,十来粒上品化气丹落进了他的口中。

  大量的丹药入体,一股燥热从身体四处涌了出来,浑身像是进了火炉。片刻后,恶臭钻入鼻腔。

  睁眼一看,大量漆黑、粘稠的液体,正被丹药化成的天地元气,从毛孔里一点一点的排挤出来,身体明显变的轻松了许多。

  顾不上擦拭体外的粘稠液体,陈玄一张嘴再次吞入了一颗碧绿色的极品聚气丹。

  聚气丹一入口,冰凉的气息轰然爆发,强大的药效,瞬间犹如江河奔涌,冲进了百窍之中。

  一缕缕散落在经脉间的元气,被强行聚拢,冲击气海。

  轰隆!

  身体里仿佛在打雷,十数枚上品化气丹,一枚极品聚气丹,一颗聚气丹,药效全部化开,在至尊强者的至尊法牵引下,丝毫无漏,尽数被纳于气海之内。

  炼气一层、二层、三层……

  直到突破至炼气三层巅峰,陈玄身上的慑人气势,才缓缓收敛。

  有足够的资源堆积,修行的速度,就是这么快!

  药效过去之后,陈玄长长吐了一口气。

  和之前连走几步都觉得疲惫不同,此时的他,身体一下子变的轻松了起来,四肢充满了力量。

  “还好是在化气丹药效最强的时候吞服聚气丹,否则这药性定会要了这具身体的生机。”

  感受着体内一股犹如食指粗细的灵元气流,陈玄笑了。

  虽然这股灵元,远没有先前夺舍重生时遗留下来的那丝灵元精纯、强大,但在质量上,也远胜寻常的炼气五层。

  “白如玉,本尊离找你报仇雪恨,可是又近了一步!”

  还没等陈玄高兴完,体内便传出了一丝异样。

  来了!

  他的眼睛一睁,再次盘膝坐好闭目内视。

  突然。

  自他识海深处,泛起一阵诡异波动,仿佛空间都被扭曲了一样,满是褶皱。

  那重重叠叠的波纹,从米粒大小,最终化为一颗拇指般大的金色丹丸。

  混沌金丹!

  陈玄惊讶出声,“它……它跟我一起出来了?!”

  一股巨大的惊喜将他包围。

  被困七千年,唯一的希望,就是炼出理论上的破禁神物“混沌金丹”脱离困境。

  最后勉强成功后,还以为的混沌金丹凿穿那山河迷阵后消失了,没想到……它不仅跟着自己出来了,还认了自己为主!

  顾名思义,以鸿蒙紫气为根基的混沌金丹,蕴含着一缕天外混沌的力量。

  如果这方束缚在天道法则之下的世界是“有”,那么混沌所代表的,就是“无”。

  也正因如此,它才能成为破除一切桎梏的破禁神物!

  前世身为丹道至尊,陈玄也只是在飞升时才感受过一丝混沌的力量,没想到非但在那山河迷阵炼制成功,还将这金丹带了出来。

  真是天助我也!

  哈哈哈……

  白如玉,你怎么也想不到,本尊会因祸得福吧?

  “原本以为是前世丹尊之力的残留渗透进了丹药,这才会爆炸,没想到居然是混沌金丹的规则之力渗透了进去,才引发的爆炸。”

  “而且刚才的丹药药性也强了至少三分。若是往后炼制三品,二品,甚至炼制一品也强三分,谁还能是我的对手!”

  “这七千年,值了!哈哈哈…”

  畅快的笑声回荡在炼丹室内,门外聚集的众人皱起了眉头,两个丹师面面相觑,忽然又听里面一声巨响。

  两人相视一笑。

  “呵呵,又炸了。”

  “这废物姑爷,连修为都没有,怎么可能炼制出丹药?”

  “刚才一定是幻听,王丹师也肯定出现了幻觉。”

  “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两人正切切私语,突然被一年轻人喝了一声,赶忙噤声。只敢偷偷瞧着站在人群前的背影暗自露出艳羡的目光。

  这个世界炼丹师确实是受到极大的推崇尊敬。

  但也要看实力。

  眼前这个金家的天之骄子,人中龙凤,非但是掌金家重权的三房金俊卿次子,更是年纪轻轻就达到了筑基境界,拿到丹会的丹师徽章,成了乌丹镇为数不多的炼丹大师。

  这样的人。

  未来不可限量。

  他们两个受聘小丹师,惹不起。

  “少爷,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破门进去。”管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金独秀瞧了一眼旁边被炸的昏死过去的王天元,又不屑的对管事说道:“炼丹之事,最怕被人打扰。要是直接破门进去,那废物不就又有借口发挥了吗?”

  “这样…”

  管事略有所思。

  众人又等了一会,炼丹室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陈玄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见到外面十几人愤懑的护着一个昏死在担架上的王天元。

  他楞了一下。

  刚刚掌握丹药自如爆炸的喜悦心情,也被冲淡了不少。

  “都围在这边干嘛?”

  他扫了一眼人群,最显眼的莫过就是三房的天才少爷,金独秀。

  “陈玄,你害我丈夫,这笔账要怎么算!”一个姿色还算尚可的妇人,牵着孩童指向昏死的王天元。

  “我丈夫王天元,受聘你们金家,是为了炼丹!不是卖命!你好狠毒的心,居然要他死。”

  “谁说我要他死了?”

  陈玄淡然回道:“其一,是你丈夫无端踹开了我的炼丹室受到爆炸波及,其二是你丈夫扑过来要抢丹药。”

  “这前后都与我无关,何来我要害他?”

  “管事和另外两个丹师都能证明,是你将要爆炸的丹药抛向我丈夫!”妇人眼睛通红怒眼说道:“现在我丈夫生死未知,你就来将责任全部推给我丈夫。”

  “天元啊,你死的不值啊!为金家炼丹这么多年,不值啊!不值啊!”

  妇人哀嚎痛哭,她暗中一掐孩童,他也就跟着大哭了起来,一时间炼丹室内满是哀嚎的哭声。

  生死不知?呵呵。

  陈玄轻笑一声,“王天元都生死未卜了,你何不带去医师那边瞧瞧,跟我这边哭闹有什么意思。别耽误了,就真的死了。”

  “你还咒我丈夫,我也不活了!”妇人站起就向着墙壁一头撞过去。

  赶忙就有人拦住了她。

  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王丹师平日里矜矜业业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的妻儿!”

  “就是,王丹师这么多年了,难道给你们金家赚的钱还少吗!”

  “你一个入赘的赘婿,就这样无理,金家还管不管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群起激愤,一个个唾沫星子漫天乱飞,话说的越来越难听。眼看情况不对就要控制不住了,金独秀这才站了出来。

  “大家静一静。”

  金独秀抬手压了压,众人安静了下来,只是眼神似乎要择人而噬一般。

  “金家不曾亏待任何一个对金家有人的人,王天元之事,老祖母自会有裁断。”说着他冷眼一笑。

  “来人,将陈玄给我绑了!”

  “谁敢动我!”

  陈玄心头火起,一瞪,两个拿着绳索的金家护卫刚要上前立马停在了那边。

  “陈玄,我念你还是金家人,赶紧束手就擒,我还能在老祖母那边替你说上两句好话。”

  好话?

  可笑,不把我往死里整,你怎么跟你父亲金俊卿交代,怎么跟你受了重伤的弟弟金浮生交代?

  “我陈玄何曾惧过!”

  “大逆不道,大逆不道!这赘婿太张狂了!”

  “压他去金家,让家法处死他!”

  “杀了他。杀了他给王丹师一个交代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丹道至尊重生,成为人人可欺的废物赘婿?

  在陈玄的眼里,万物皆是蝼蚁抬手可灭?

  继续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,回复书名“最强赘婿丹帝”,即可继续阅读。

查查吧
查查吧
发表评论
评论

医疗健康

  • 资讯
  • 内科
  • 妇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
赢乐棋牌代理 今日多乐彩走势图 贵州快3012路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赛车pk10基本走势图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陕西体彩11选5推荐 体彩泳坛夺金走势图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复式 河北快3中奖规则 新浪体育彩票网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 真钱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排列三杀号专家最准确 pk10一分赛车计划 排列五 今日股票视频直播